实名举报苏州相城区政府行政违法

2020-07-18  阅读次数:

  我是苏州相城区元和街道下塘北街野猫弄38号居民,我叫汪卫男,身份证号320524196408033931。我的父亲叫汪大毛,是苏州市相城区元和街道下塘北街70号居民,母亲是谭金妹。就举报苏州相城区政府行政违法行为反映如下情况。

  一.我38号,70号持证房产,于2016年9月申请政府信息公开。相城区政府回复我,申请人所在地无建设计划,该地居委会正进行协议搬迁。(见下图回复)

  协议搬迁只是拆迁方为了加速拆迁活动而采取的策略,在没有依法取得相关拆迁许可和征地批文的情况下就展开拆迁活动,是完全不符合法律程序的。

  街道社会拆迁办人员,上门沟通拆迁事宜的时候也是都称拆迁从没有口称协议搬迁的(有相关录音以及拆迁户人证)。另收到元和街道派发《拆迁政策摘要》,苏州市相城区元和街道办事处编印,二OO九年十二月。(见下图回复)。

  09年至今,我38号70号房产,就被断水断电。信访及诉讼苏州供电公司,回复称相城区政府以拆迁为名统一注销了拆迁范围内的电表账户。

  相关证据表明,相城区政府为了规避责任罔顾事实,不承认有拆迁行为,不承认我70号被非法强拆的行政违法行为。

  二.2018年1月23日,70号被违法强拆。苏州元和街道御窑社区出示情况说明称,当地在协议搬迁,在拆除汪卫忠房屋时不小心拆到汪卫男母亲辅房。实际情况为,汪卫忠(我兄弟)房子早几年前就拆剩间平房,然后“不小心”拆了我母亲近500平房子,我母亲70号房产亦有房产证土地证。

  2018年1月22日,我发现有拆迁队的工人,在墙上打孔。我当事立即报警,工人称是谈福根拆迁公司的,来拆汪卫忠建筑物残留。在警察的一同见证下,我跟工人详细的讲清楚了哪部份是王卫忠建设物残留,哪部分是我和我母亲的房子千万不要碰坏。(报警单见下图回复)而后,23号就发生了我母亲70号房产近500平房子被完全拆毁。由此可见强拆行为主观上的故意。

  当地中心商贸城派出所受理案件,受理民警实地勘察过后,将案情登记为倒了一堵墙。(见下图回复)。这其中是否有公权力的干预?

  及至2019年开始打黑,打黑办查明70号为谈福根团伙恶意破坏。御窑社区的情况说明,也直接证明了拆迁政府与谈福根涉黑团伙的雇佣关系。

  三次因赌博受到行政处罚的流氓头子谈福根,摇身一变成原村治保主任,中国党员,并在负责关乎民生的拆迁工作。其于16年,故意损坏(逼拆)富顿路厂房被判缓刑,缓刑期间,并未按规定开除党籍,继续作为党员,并继续负责拆迁工作,直至再次强拆70号,以及其他多户。这类社会渣滓的任用是否符合相关程序?相关领导为何又一次没有受到任何处分?